《今日牛欄江》之一八水入嘉麗 匯成牛欄江

發布日期:2019-12-13 10:10:53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彌良河。

彌良河。

嘉麗澤海拔洪痕石刻碑。

嘉麗澤海拔洪痕石刻碑。

熱情好客的李小兵和松坡橋。

熱情好客的李小兵和松坡橋。

松坡橋石刻碑。

松坡橋石刻碑。

上游大大小小的水庫之一葛根塘水庫。

上游大大小小的水庫之一葛根塘水庫。

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投入運行五年來,源源不斷的牛欄江水從百余公里外的德澤水庫奔涌而來,在盤龍江入口的人工瀑布公園與昆明人民見面,從此,結束了滇池作為昆明城市生活水源的歷史。匯入滇池的牛欄江水有效改善了水質,滇池水質由2016年的Ⅴ類提升至IV類,是30年來最好水質。

這條發源于尋甸縣境內,流淌在我們身邊嵩明、馬龍、麒麟、沾益、宣威、會澤、巧家、魯甸、昭陽和貴州的威寧縣境,在昭陽區田壩鄉麻耗村注入金沙江的牛欄江,現如今生態保護治理情況如何?近期,曲靖市社科聯組織了《牛欄江生態保護和治理研究》課題組,記者跟隨專家沿牛欄江源頭開始,對流域進行田園式調查,從而有了這組《今日牛欄江》系列文章。

據史料記載,牛欄江發源于果馬河。為此調研組一行沿果馬河上游尋甸縣金所鄉爛泥箐奔去,在片山林里每個山箐都有泉水流出,然而,當我們四處打探果馬河源頭之水無果之時,從當地老百姓口里得到另一種關于牛欄江源頭的說法“八水入嘉麗,匯成牛欄江”。于是,我們把目標轉向嘉麗澤上源的8條河流。

歷史上嘉麗澤一個40平方公里的淺水湖泊,彌良河、果馬河、普沙河、對龍河、楊林河、匡郎河、天化河、白丁河等河流從不同方向流入嵩明嘉麗澤,最后并流成車洪江。在牛欄江鎮海潮村我們見到了《嘉麗澤海拔洪痕石刻碑》,石刻碑清楚地記錄了清末光緒至民國期間(1892-1942)嘉麗澤水面漲水時期的海拔高度,是判斷當時湖泊水面的重要依據。明清以來,隨著壩區內人類活動的不斷加強,耕地面積不斷擴張嘉麗澤水域的不斷萎縮,到了20世紀70年代,嘉麗澤地區最終完全被開辟為耕地農田。

這一天,我們來到嘉麗澤彌良河與天化河交匯處的松坡橋,尋找松坡橋石碑,遇到在熱情好客的李小兵,38歲的李小兵告訴我們:他的童年最幸福的時光就是在這些河道里游泳、釣魚度過的,這些年,河道周圍建了些工廠,水質有很大污染,魚蝦也沒了蹤影,他兒子這代人更沒有機會享受下河游玩的樂趣了。原來的松坡橋是木橋,1958年改建為鋼混結構橋梁,仍稱松坡橋。他曾經在橋墩上見到一塊有字的石塊,不知是不是我們要找的石碑。于是他劃船把我們帶到橋下,嵌于松坡橋東側橋墩上的石碑布滿泥漿,洗凈泥漿碑刻正中陽文“松坡橋”三個大字露了出來。民國2年,經常遭受水災的民眾強烈要求治理嘉麗澤,引起云南都督府關注,都督蔡鍔1913年視察小新街到嘉麗澤的泄水河道后,提出加寬加深改直河道,讓夏秋季洪水能向牛欄江暢泄。當視察到彌良河與天化河交匯處時,見行人車馬受阻,他提出這里應建橋梁,以利通行。蔡鍔一言九鼎,不久于此處建木橋,以蔡鍔的別名取名“松坡橋”。

五十年代中期開始,針對嘉麗澤自然地理情況和歷史水災分析研究,制定了以蓄水為主的指導思想,在每條主要支流的上游修建了大大小小的水庫,控制了嘉麗澤水災泛濫。

如今的嘉麗澤高原水鄉,一條條河道暢通無阻,一座座橋梁把濕地、田園、村落連為一體,有效的生態利用、恢復和保護使牛欄江上游嘉麗澤更加美麗。

(作者:本報記者楊學榮文/圖)

編輯:錢品瑞

湖南快乐10分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