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開勝境

發布日期:2019-12-17 14:53:07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滇南勝境坊。

滇南勝境坊。

石虬亭。

石虬亭。

石龍古寺內的石龍。

石龍古寺內的石龍。

鬻琴碑。

鬻琴碑。

滇南勝境坊石獅。

滇南勝境坊石獅。

勝境關關隘城樓。盧志章攝

勝境關關隘城樓。盧志章攝

明永樂11年(公元1413年),貴州設立布政司,貴州行省建立。公元1453年,新科進士洪弼(浙江淳安人)出任云南巡按,代天子巡視云南,于宣威嶺(今富源勝境關村)驛道之上立云貴兩省界坊——滇南勝境坊。自此以后便不斷有人在驛道旁勒碑立坊,修寺建廟,逐漸形成一個壯觀的古建筑群。時至今日,毀損的古建筑已大部分修復,并被定為省級文物予以保護。建筑是凝固的歷史,由于記載甚少甚至沒有記載,使得現在的人們在還原這些文物所蘊含的神奇而豐富的歷史人文內涵的時候遇到了不小的困難。我由于工作的緣故,收集整理了一些資料,有了一些心得,便不揣冒昧地寫成此文。水平有限,穿鑿附會難免,敬請方家指正。

■古驛道

明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在元鑿驛道的基礎上修筑滇黔驛道,后多次重修?,F存古驛道長約2公里(云南段約500米),為清光緒十六年(公元1890年)重修,保存完好。從公元1393年至1937年滇黔公路修通前的500余年時間里,滇黔驛道一直是云南進入中原的主要通道,對國家的統一以及云貴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的治理和長治久安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尤以貴州為甚。明時云南去京萬里,往來僅黔中一線,橫貫貴州,沿途皆為土司管轄的地區,山高谷深,崎嶇蜿蜒,盜賊出沒無常,行路充滿艱險。嘗有滇省官員數度上疏重開北向四川南達廣西的驛遞,以其道寬且近,未獲允行。古之行旅由黔入滇抵達滇黔交界“滇南勝境”坊時,常生喜悅之心,實因最艱難路段已結束,即將抵達此行的目的地——云南。

驛道為官道,一般百姓不能在上行走。對于赴京趕考的舉人,可憑教育機構出具的憑條,在沿途驛站換馬和乘船。1936年3月29日,肖克率紅二方面六軍團從勝境關出發,沿古驛道抵盤縣,與賀龍所率的二軍團會師?,F在人們常沿著這條古驛道,開展重走長征路活動,來緬懷紅軍長征的偉大壯舉。

■滇南勝境坊

明景泰四年(公元1453年),云南巡按洪弼于宣威嶺驛道上立云貴兩省界坊——滇南勝境坊。坊高13.32米,寬11.2米,三間四架十二楹柱,重檐翹角,屋脊飾以瑞獸。牌坊作為禮制性建筑,有指示或表彰的功能,常見的有進士坊、烈女坊等。滇南勝境坊兩種功能兼而有之。牌坊西向主匾額題有“滇南勝境”四個金字。滇南即云南,滇南勝境的意思是云南是個美麗富饒的地方,指示云南地界。牌坊東向主匾額為“固若金湯”,坊上楹聯云“太傅坊標于萬里畏威懷德百代常新”,故此坊又叫太傅坊(沐氏數人加封太傅),是對沐英及后人充總兵官世守云南的旌表。明代經略云南,沐氏之功居多,為一代重倚。沐英自奉命留鎮,平麓川,擒阿資,攻襲應援,追逆蕩略,大小之戰,二十有六,著定邊之功。太祖曰“汝在鎮,朕無西南之憂也”。英亦筑城垣,設衛御,治水利,立屯田,興學校,墾荒地,推廣先進生產技術。歷經數年,云南經濟社會得到極大發展,幾與內地平。固若金湯的另一含義是云南為西南屏障,有漫長的邊境線,在國防上有獨特地位。遠有元跨革囊,近有修通滇緬公路、滇西會戰,皆事關生死存亡,可見一斑。所謂“百代常新”,是指沐氏自黔寧王沐英至沐天波,凡二王一侯、一伯、九國公、四都督,與明相始終,震懾一方,威權最重,擬于親王。

牌坊副匾額為“萬里晴空”“滇界風霜”“黔疆陰雨”“滇黔鎖鑰”,則是描述了雨師好黔、風伯好滇、貴州多雨、云南多風的天氣特征。這一特殊天氣亦是劃分滇黔的參照——即“以天為界”。界劃天然,充分體現了古人的智慧。形成這一特殊天氣的原因是由西南暖濕氣流和北方冷氣流共同作用形成的昆明準靜止鋒(云貴準靜止鋒),其鋒面常年位于宣威嶺上空。在準靜止鋒面的籠罩之下,云南方向碧空如洗,貴州方向則陰雨綿綿。以至于咫尺之隔,坊上黔向石獅身覆青苔,滇向石獅則身披黃土。

■石虬亭

明代治理云南,亦發揮宗教教化之功能,倡導佛法。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88年)頒圣旨遣僧徒來云南,命在曲靖等處,每三十里造寺庵一所,自耕自食,教化一地之人。同時亦設置了僧正司、僧會司等相應的宗教管理機構管理宗教事務。萬歷二年(公元1574年),滇南勝境坊附近發現天生石龍兩條,蜿蜒似活。其中較粗壯的為雄龍,因頭向云南方向而名云南龍;纖細的為雌龍,其頭向貴州方向而名貴州龍。兩龍呈相交狀,相交處有泉水滲出。宛如龍戰于野,正合陰陽交則萬物生的傳統思想,有生生不息之意;加之昆明準靜止鋒面的原因,天空中暖濕兩股氣流相遇,風云變幻,涇渭分明,仿佛地上石龍云氣升騰所致,呈現天地感應的神奇景象。正如亭上聯云“虬龍伏地,云氣凌霄”。有司便于此處建石龍古寺,以祭祀石龍,后毀于戰火。寺前建有一亭,因云南去京萬里而名為萬里亭、接官亭,為迎來送往之地??滴跞哪?公元1695年),平夷撤衛設縣,云貴總督王繼文令重修境內古跡。即亭故址置屋三楹,施茶濟渴,作迎來送往之用,亭子改建在石龍旁。后云南巡撫郭瑮以亭前石龍是虬(彎曲的小龍)而非龍更名石虬亭。嘉慶二十四年(公元1819年),林則徐赴滇充云南鄉試正考官,曾在此休息,其《滇軺紀程》里有“有滇南勝境木坊,右為關圣廟,左為石虬亭,有石蜿蜒,地中虬形,小坐?!?/p>

■關帝廟

明初由于羅貫中《三國志通俗演義》的流行,有關關羽的桃園結義、過五關斬六將等故事情節膾炙人口、婦孺皆知。關羽以勇立功、以忠事主、以義待友,立業、立身、立名,仁義禮智信兼備,最高封建統治者便不斷加封關羽,樹立楷模,以網羅天下豪杰為我所用。至明萬歷年間,關羽被三次加封,最后被封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遠震關圣帝君”,成為統轄人鬼神三界的神帝,相應的全國各地建設了大量的關帝廟。平夷衛為入滇第一衛,地處滇黔交界,軍人、官商行旅往來頻繁,實為建設關帝廟的絕佳地點。萬歷二十三年,在勝境關驛道旁(石虬亭前)開始興建關帝廟,借由關羽的神威永保滇黔兩省的安寧。至清朝,關公信仰更甚,數次重修??滴跞哪昶揭某沸l設縣,云貴總督王繼文重修。道光十七年,巡撫顏伯濤重新改建,大其規模。光緒九年,紳民重修。廟前設有下馬石,官商行旅行至此處便常常下馬,入廟祈求平安。廟前柏樹又名八卦樹,長得十分高大,為廟中梵修的道士依八卦方位而栽。這些道士也敏銳地觀察到天空中冷暖氣流相遇而形成的云之風貴之雨的景象,希冀借由這些高大的柏樹伸向天空,以采天地陰陽之氣,來增強自身修煉的功力?,F廟已被毀,八卦樹亦只剩一棵孤獨地屹立在風雨之中。

■鬻琴碑

清康熙四十五年(公元1706年),浙江錢塘人(今杭州)孫士寅出任平彝(今富源縣)縣令。任職期間清正廉明,潔己愛民。至康熙五十一年卸任時,兩袖清風,囊空如洗,竟無返家的路費。百姓捐送,分文不取,只將自己上任時隨身攜帶的一把古琴賣做路費。臨別時百姓依依不舍,自發結隊相送,牽衣流涕,至十數里之外。為褒其美德,追懷其德行,紳民捐銀于驛道旁立遺愛碑。至光緒年間,因原碑毀損,平彝縣令韓再蘭重新勒石立碑為鬻琴碑。平彝撥貢李恩光有詩贊曰“來攜此琴來,去鬻此琴去……三年課績循良奏,百姓見肥使君瘦,長途再將羸馬驅,空囊只有焦桐售……”此碑1997年重修,現立于清風亭內,為富源縣黨風廉政教育基地。

■遺愛坊

遺愛坊建于清雍正十一年(公元1733年),為紀念鄂爾泰在西南成功推行改土歸流而建。牌坊為大木坊,東向匾額為“忠孚化成”,西向匾額“德崇業竣”,意為“道德高尚、忠誠守信、事業成功”。

改土歸流始于明朝。明初平定云南時,為迅速穩定云南的政局,不得已在云南設置了一系列的土司(土官)。根據政治經濟發展水平,在府州縣由流官統治;在落后的地區,土流兼治,同時任命土官世襲;在更落后的地區,則設宣慰、宣撫、安撫、長官等司,不派流官。并從政治上、軍事上、經濟上和法律上對土司的勢力加以限制和削弱。由于朝廷掌握著土官承襲和司法的最后判決權,常趁土司絕嗣、爭襲或犯罪等原因,停襲土官,改設流官,建立中央直接統治的地方政權,是為改土設流。清朝在云南實行改土歸流,是明代改土設流政策的繼續和發展。清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鄂爾泰出任云貴總督,他在實踐中認識到土司制度的弊病和危害,提出“改流之法,計擒為上,兵剿次之?!庇赫鬄橹С?提升鄂爾泰為三省(云南、貴州、廣西)總督,在西南數省推行改土歸流。改土歸流在政治上廢除分封土司和世襲制,在經濟上取消奴隸制和農奴制殘余,就必然遭到奴隸主和農奴主勢力的強烈反抗。鄂爾泰先是用武力平定了反抗最頑強的東川、烏蒙、芒部三處土司的聯合反抗,而后在滇西南和滇東北的一些地區則采取“剿撫兼施”的策略改土歸流。所有被革職的土司皆被安置到江南諸省,即民間傳言之十八土司下江南。鄂爾泰推行的改土歸流,促進了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的發展,加強了中央集權,鞏固了邊防和國家統一。

1933年,平彝縣(今富源)重修遺愛坊。在《重建鄂文端公遺愛坊碑記》有清楚記載“往昔鄂文端公,以雍正三年總督云貴,戡定川桂,屢奠黔疆,民得其所,烽煙以息?;馗觏R,興文講藝。更改土歸流,消弭蠻觸之爭,地方感其德,建遺愛坊于此地,以紀勛勞。顏曰‘德崇業竣、忠孚化成’,蓋紀實也……”現坊已不存,只遺此碑。

■勝境關樓

清咸豐四年(公元1854年),太平軍已定都南京,并向湖南進軍,西南局勢變得緊張起來。平彝地處滇南門戶,乃要沖之地,知縣施仲麟守土有責,奉命于勝境村外約500米的兩山之間驛道之上修建關隘城墻。城墻長37米,高7.8米,厚8.3米,城墻上建有關樓。兩邊高山植被茂密,易守難攻。關樓左側山頂建有瞭望臺,關樓前架兩門大炮,構筑了一個完整的防御工事。關樓1990年重修,城門上刻有“勝境關”三個大字。關隘城樓橫架在古驛道上,城依山雄,山因樓秀,組成一幅壯美的畫卷,是攝影的好去處。

明代在云南推行的屯田制度,帶來了大量的漢族移民,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極大地改變了云南的面貌,是云南歷史上至關重要的一件事情。清朝推行的改土歸流,促進了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鞏固了邊防和國家統一,其歷史影響一直延續至今。某種程度上說走進勝境關,便是走進明清兩朝經營云南600余年的歷史。作為昔日云南的東大門,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喧鬧,漸漸黯淡下來。但這些文物承載著歷史,寄托著人們的情懷,是歷史的見證者,是有一定價值和意義的,保護和利用好這些文物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作者:耿文準/文盧志章/圖)

編輯:錢品瑞

湖南快乐10分选号技巧